《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147 温顺如绵羊

??咋办?

??张霞咳嗽了几下,然后光着身子跑到门外吐了几口,冲进来对着张熊吼道。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我就可以了。张熊气喘吁吁的说道。

??等你妈的骚逼呢!我现在就想要!张霞气不打一起来,抬起一条腿,指着自己泛滥的沼泽,瞪着眼睛吼道。

??稍——微等一下下!

??张熊只有搪塞。

??无论如何,现在的他的确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看着光不溜秋的张霞,他的确有些后悔。

??可是情到深处,情不由己,情不自禁,只有深情一射。

??嘴巴和下面的区别,就是让张熊从半小时减少到那么几分钟。

??那是视觉的刺激。

??那也是强烈的直觉。

??激情到处,挡都挡不住。

??张熊满足地躺在炕上,闭着眼睛享受着酣战之后的惬意。

??可苦了可怜的张霞!

??她原本想着利用自己的小嘴嘴,让张熊变成一头驴,可她怎么没有想到,驴没有盼着,还把自己撩拨的一身冒火!

??看着躺在炕上的张熊,再看看他那胯间软不拉几的东西,她有些绝望的说道:起来!你娘的**眼眼!你睡个球呢!

??霞姐,让我休息一下,马上就能接着干了。张熊依旧闭着眼睛。

??老娘现在就要!一分钟都等不到!起来!

??张熊无奈,不情不愿的爬起来,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张霞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吃你妈的逼!去厨房!张霞红着眼睛吼。

??去厨房干嘛?

??拿擀面杖!

??拿擀面杖?不至于吧?我是不小心才那个……张熊有些委屈的解释。

??跟你有个球关系,你个没用的东西!你给老娘拿擀面杖,老娘自己干自己!

??张熊恍然大悟。

??话是张霞说的,他却腾的满脸通红。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面红耳赤的张熊居然连话都说不出来,感觉自己一下子矮了三分,犹犹豫豫的走到厨房,物件软不拉几的甩来甩去,替张霞拿来了那根粗的可怕、一米来长的擀面杖。

??递过来!

??张霞以不由分说的口气对张熊吼道。

??当她接过擀面杖,她就迫不及待地仰面躺在炕上,然后一把扯过旁边的绣花枕头,垫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接着好不羞耻的叉开自己的双腿,看起来就像一个大大的m,中间洪水泛滥,黑草沾满晨露,婴儿小口似的中间,红艳艳的一片,不仅好看,而且嫩的无法形容。

??一旦将自己摆在最舒服的位置,张霞就双手握着擀面杖,将一头对准了自己的那道湿漉漉的沟壑。

??啊——!

??一声快意无比的呻吟,擀面杖居然被她深深的塞了进去。

??张熊目瞪口呆。

??是夜,总共三次。

??清晨冷冽,雾气很重。推门而出,张熊挥别了依依不舍的张霞。

??张霞眉目含情,送郎千里般的忧愁,让这个场景居然成了如诗如画般的美丽。

??场景虽然美丽,总有结束的时刻。当他回到家中的时候,才知道不给家长打招呼就在外面过夜的下场是十分可悲的。

??张熊第一眼看到父亲手里的擀面杖时,恍惚中以为又是张霞在爽着自己。

??他馋的舔了一下嘴唇,居然不由自主的说道:好啊好!擀面杖好!

??张熊的父亲一愣。

??紧接着暴怒,额头上的青筋冒了出来,眼睛像喝了人血一样的红。

??你说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

??草泥马的!

??张熊父亲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像头埋伏在草丛中的雄狮一般,朝着猎物扑了上去。

??他一把揪住张熊那猪鬃一般的头发,然后猛的向自己裤裆中一扯,张熊就身不由主地朝前一扑,吧嗒一声,就是一个响亮的狗吃屎。他的门牙磕在了地上,上嘴唇被门牙切了一道口子,鲜血哗啦啦的流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成了关公脸。

??弄不死你,我就不是人日出来的!

??张熊父亲说完,就一脚踩在张熊的脖子上,然后抡起擀面杖,朝张熊那紧绷绷的屁股上不要命的抽了起来。

??他一边抽,一边极富节奏的喊:草!草!……

??每抽一下,就草一声。

??伴随着张熊杀猪般的求饶声和吼叫声,美丽的早晨于是就不再美丽,反倒有些莫名其妙的残忍和血腥。

??张熊的父亲打累之后,拿袖子揩干了自己的汗水,然后恋恋不舍的从张熊的脖子上挪开自己的脚,朝着厨房大吼一声:早饭的哪里去了?

??张熊的母亲默默的流着眼泪,急忙从门缝里撤到灶台跟前,装腔作势的说道:早饭马上就好!

??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张熊的母亲真是费尽了苦心。她害怕自己的老公。

??虽然他从来不打自己,可是当她看到他把自己的儿子当个畜生一样折磨蹂躏的时候,她总是感到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但是她丝毫没有办法。等到张熊的父亲吃饱喝足,扛着锄头出门而去,张熊的母亲这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扑倒在奄奄一息的张熊身上,千呼万唤的叫嚷着。

??你醒醒啊!你不要死啊!你要替妈妈着想啊!……

??每次都是一样的话语。但每次都不是走过场。

??每次都是一样的痛心,一样的难过。

??而张熊呢,这个被打了无数次的壮汉,依旧笑眯眯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妈……我……没……事……死……不……了……

??说归说,母亲还是抹着鼻涕脱下儿子的裤子,看到两个屁股蛋蛋红的发紫,肿的不像个屁股,她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可以说这样的日子隔三差五的上演。说不定要上演到张熊父亲老死的那一天。

??但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得用。

??张熊的父亲出门不到一小时,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中午的时候,十几个村民聚在张熊的院子里。

??看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嘴里说胡话呢,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还一会儿唱的,说什么‘咣咣咣!咣咣咣!我家出了个状元郎!状元郎,像皇上,头上戴着个红冒翔。一走走到了雾村里,人人跪着把歌唱。’

??就是就是,我看八成是中了邪!好好的一个人,咋就变成这个样子呢?

??人已经不在了,你们节哀顺变,赶紧准备老衣和棺材,这样的天气,放不了几天,臭了的话就麻烦大了!人总要入土为安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唯有张熊拄着根拐杖,蹒跚的走到父亲的跟前,对着早已僵硬的父亲骂道:草你妈!草你妈啊草你妈!

??众人彻底惊呆了,周遭死一般的寂静。

??我都草了你妈了,你咋还没反应呢?你起来打我啊!像往常一样打我啊?你每次嚷嚷着要把我打死,可是每次我活的好好的!你牛逼的很嘛!你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嘛!我就是在你面前放个响屁,你都跳起来给我一记黑砂掌嘛!我从小就是让你像打畜生一样打大的嘛!你个几把玩意,我还以为你是神呢,还以为你长生不老呢!你咋就躺着一动不动呢?

??张熊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停下了,替而代之的是无声的哭泣。

??豆大的眼泪,簌簌的砸到了父亲的胡子上。

??其实张熊一看父亲铁青的脸色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一个铁铮铮的汉子,死在了一条毒蛇的口下。

??接下来的几天,张熊天天窝在张霞家里。白天睡觉,晚上草比。

??张霞也知道了张熊父亲的死。

??她一改自己霸道的作风,变成了一个温顺的小绵羊。

??白天忙完地里的活,然后给张熊做好饭,端给张熊,眼睁睁的看着他吃完,然后就默默的把自己剥个精光。

??而张熊,也是默默的握住张霞的蛮腰,从后面进入,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姿势,噼里啪啦的进出,知道那排山倒海的一刻,然后是彻底的瘫软,沉沉的睡去。

??张霞每次都跑到厕所里蹲上一会儿,让张熊的东西彻底流干净后,才跑到炕上,用自己胸前的温热两团,紧紧的贴着张熊的后背,然后甜甜的睡去。

??她可怜张熊。

??她知道张熊的父亲常常打他,但他有知道:父亲一旦离开,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张熊的身上。

??尽管张熊已经身高马大,但在张霞看来,他还略显稚嫩。

??家庭的重任,他能扛起来吗?

??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他一起分担。

??张霞在黑暗中,无声的叹息着。

??兄弟,我准备了一瓶二锅头。今晚土地庙里见。课间休息的时候,棒子上前来,拍了拍张熊的肩膀。

??张熊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

??【作者有话说:以下这段话是实验,各位读者大大们不必看。此文 在纵横,纵横,纵*横,纵横,嘿嘿

??更新超快,请按crtl+d将本书加入收藏夹,方便您下次阅读!
上一篇:146 换着唆
目录
下一篇:149 东窗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