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48、阿姨听我说,他配不上你

??【2013年12月14日星期六第三更

??别提那婆姨!张手艺吼道,放不下她?我是躲她才……

??躲?

??张慧慧被张手艺弄的莫名其妙。

??你以为呢?原先我一个人的时候,蹲家里多舒坦啊,张手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开了,现在的家就是一座老坟!每天忙完地里,一进门就有想死的心,这个女人到底是啥呀!咋这么害怕啊!我上辈子干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啊……

??张慧慧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了好了,这是哪出跟哪出?我不过问你们两口子的家事,但你也太不像个男人的样儿了!都是男人欺负女人,哪有女人欺负男人的!赶紧别哭了,叫别人看见可不好!

??你是不了解啊大妹子!你不知道那个婆姨到底是个啥东西,和我睡觉的时候像木头,睡着了就打呼噜,下地干活的时候像李逵,喝口凉水放响屁,她她她,她还骂我是种驴,屁股还没抬起来,一股子怂就射出来!你说大妹子,这是个啥婆姨呀!

??张慧慧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大男人居然能够哭成这样,而且还说出这般的话来。

??她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好声好语地劝了他一会儿,还帮他缝补了撕烂的汗衫。

??张慧慧觉得他有些可怜。毕竟已经是二婚了!

??她知道第一个老婆无缘无故地跑了,再也没了音信;家里好不容易给他张罗了第二个老婆,结果还是这般的不堪(当然张慧慧也不好判断到底是谁这般不堪,总之张手艺种驴的比方让她感到困惑,什么叫屁股一抬一股子怂就射出来?),再这样下去,恐怕第二个老婆也会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张慧慧想到自己那忘恩负义的男人,也不由地自怜起来。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就这样在屋里默默的坐了一会儿,谁也不吭声,谁也不说话。

??然而谁都满腹的心事,一腔的失意。

??就在张慧慧给张手艺递衣服的刹那,张手艺冷不防地抓住了张慧慧的小手。

??受到惊吓的张慧慧并没有大声喊叫,而是使劲扯了一把。

??她害怕自己的喊叫会让邻居们听到,她害怕别人看到这一幕会产生误会。

??可是她这一扯,却让蹲在地上的张手艺失去了重心,一头栽进了张慧慧的怀里。

??你干嘛!张慧慧杏眼圆睁,压着嗓子暗呵道。

??此时的张手艺兀自红着一双兔子般的眼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响头来:

??大妹子,老哥我对不住你,老哥我也是心里难受哇!大妹子,你能原谅老哥不?你要是不原谅老哥,老哥今儿个就磕烂这颗狗头!

??说完,张手艺果真砰砰砰地在小米汤渗过的地上磕了起来。

??张慧慧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不可理喻的一幕,一时间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张手艺的额头已经血肉模糊,而他依旧在不停地碰着。

??好好好,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你快快停下来,停下来!何苦这般作践自己呢?就算你婆姨再不堪,咱的日子总得过!

??张慧慧本来是在安慰别人,但等到这些话一出口,她突然间感到恓惶起来。

??自己目前的处境,说不定还不如人家张手艺呢,可是谁来安慰我呢?

??张慧慧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感到眼睛一阵潮湿,鼻子有些发堵。

??-------------------------

??那天的张慧慧想是着了魔一般,她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和张手艺躺在一起的。等到张慧慧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手艺已经像一头发了疯的牛,死死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胸前的纽扣,也被他扒拉地四处弹射。

??张慧慧无望地挣扎了许久,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挣扎不过是火上浇油。

??张慧慧终究是放弃了,她默默的流着眼泪,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任由张手艺剥着自己的衣服,一件接着一件,从上到下,从外到里。

??也因张慧慧心酸,也因张慧慧可怜。

??她的心,早已随着张峰的出轨碎为两瓣,就算用粘木材的胶,都无法缝合鲜血淋漓的肉。

??更何况像张慧慧这般心气儿高、自尊心强的女子呢?

??她之所以放弃,不是因为她真的无力反抗。

??想要反抗还不容易?

??尖着嗓子吼上几声,还怕他张手艺不连滚带爬地逃出门去?

??或者在他最敏感的部位冷不防地捣上那么几下子,也足以让他服服帖帖地低头认输。

??可是张慧慧没有这么做,等于半推半就地让人剥光了自己。

??她让自己那洁白如玉的身躯,裸露给了毫无瓜葛的男子。

??张慧慧用自己娇嫩的身体,报复着出轨偷情的张峰。

??霜煞万物,暴雨催花。

??这样的摧残和被摧残,兴许能让张慧慧找到一丝慰藉。

??哪怕只有针尖那么大的一点点也好。

??所以她让张手艺错捏着自己的两堆棉花团团;

??所以她让张手艺含吐着自己的两粒樱桃鲜艳;

??所以她让张手艺扩挖着自己的那道粉嫩蜜缝;

??所以她让张手艺掏出了他那根黑丑的大物件;

??所以她让张手艺分开了自己的两条秀腿修长;

??所以,她下体泛滥;

??所以,她嘘嘘娇喘;

??所以,她嘤嘤吟唱;

??所以,她因狠而浪。

??她是眼含热泪,让张手艺进入自己的身体的。

??酥麻微痒,轻含浅荡,由满到快,从浅入深。

??她记得张手艺捏着自己的两团,眼睛露出两道凶光。

??她也记得张手艺咬着牙齿,一脸疯狂地击打着自己的腰胯。

??她感到疼。

??而疼正是她的想望。

??疼能让她体会到复仇般的快感。

??她一边看着张手艺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抓挖,一边给远在千里的张峰默默说道:

??看到了吧?你的老婆就这样被人给上了。你上别人家的女人,别人家上你的女人。看到吧张峰?你的女人像条母狗一样被人上了……你开心了吧?你满足了吧?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不是我张慧慧对不起你,不是我张慧慧没有原则。张峰,你好好看着,你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上着。你看着…..

??张慧慧被体内的一股股热流骚弄地眩晕。

??她浪荡着叫了几声,然后像触电一般,全身开始剧烈的抽搐。她被巨大的情感彻底掀翻,她只是觉得自己像是孤舟遇见了海啸,向是旅人碰见了尘暴。

??她完全失去了自己,满脑子都盘旋着跌沓起伏的漩涡,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再颤酥着。

??张手艺并没有那么长久,然而张慧慧却很快登顶。

??谁知道呢?

??也许男女之性,本身就是发泄不满。

??至于对谁不满,因何不满,性本身并不关心。

??它关心的,只是进入。

??只是含吐。

??它的表征,便是女人的泥泞,和男人的肿起。

??---------------------------------

??有过第一次,难免就有第二次。

??第三次以后,往往会有无数次。

??张慧慧何尝不懂得,她和张手艺之间的畸形恋情犹如吸毒一样让人欲罢不能,而长久的纠缠却能让人彻底的堕落。

??她早想结束这种让她苦不堪言的关系了,但她却找不到结束的理由。

??因为张慧慧依旧在狠着她的男人。

??张慧慧记得完事后的张手艺说道:

??回头我给你要写信。谁让咱是两个苦命人呢?苦命人就该抱在一起暖和。

??他穿上裤子,心满意足地走出院门的时候,张慧慧不由地感到恶心。

??她跑到后院,流着眼泪,哇哇哇地干呕了很久。

??------------------------------

??一个多月后,张慧慧收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

??信里只夹着一张破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巫镇,孔子庙,后厢房第三间。端午节。

??十天后,她居然去了。

??------------------------------

??棒子轻轻地握住张阿姨冰凉的手,送到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哈了几口气。

??阿姨你的手!太凉了。

??张阿姨任由棒子哈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容。

??阿姨?

??嗯?

??我想告诉你我的看法。

??啥看法?

??棒子红着脸说:

??那个张手艺,他根本配不上你。

??是吗?你为啥这么说?

??张阿姨不禁问道。

??你不愿意,他还要强迫你,说啥‘柴火都被你点着了,你还想拍屁股走人’的话,我听着气的很!

??张阿姨突然羞得一脸红霞,她连忙低下头来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棒子这个家伙,居然看到了全部!

??张阿姨无比尴尬地想着,但同时,张阿姨又打心眼里感激棒子,毕竟自己下午和张手艺在一起的时候,的确不想让他进入自己的身体,这也是张阿姨第一次感到被自己并不喜欢的人进入是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冒犯。

??而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恰恰是在中药铺看到了棒子。

??棒子的出现,让张阿姨感到无比的自责和羞耻。当然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喜欢这个小伙子,而是因为棒子的腼腆和羞怯,让她看到了人性的善和人性的美。

??这份善和这份美,衬托得她与张手艺的那层关系无比地肮脏和下作。

??张阿姨并不清楚,这个变化的根本原因,是她渐渐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是她渐渐淡忘了离家许久的张峰。
上一篇:47、男人出轨,女人报复
目录
下一篇:49、山路上跑着拉柴的车,柴草堆里躺着个张阿姨